旧版 English

青春的榜样—博士研究生校长奖学金获得者系列 | 周沛劼:成功不必在我,而功力必不唐捐

2018年是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也是北大建校120周年和全面推进“双一流”建设的关键一年。研究生院以建设世界一流水平的研究生教育体系为目标,以“北京大学博士研究生教育综合改革”为抓手,在研究生培养管理、资助体系、学科交叉、国际化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举措,旨在推动研究生培养质量的全面提高,实现北大研究生教育的内涵式发展。藉此契机,研究生院推出了“青春的榜样——北京大学优秀博士生”系列访谈报道。

本学期,我们特别推出博士研究生校长奖学金获奖者代表的访谈报道。博士研究生校长奖学金是北京大学设立的荣誉性最高、资助额度最大、影响范围最广的研究生奖学金,在研究生的招生、培养和奖助等方面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希望全校研究生以这些优秀的博士生为榜样,刻苦学习、不懈努力,成为“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的拔尖创新人才。

 

 

周沛劼,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计算数学专业14级博士研究生,师从李铁军教授,研究方向为随机模型与算法及其在系统生物学中的应用。2010-2014年就读于北大数院本科,入选首批“北京大学应用数学拔尖人才培养计划”。2014年保送本院直博,获博士生国家奖学金,北京大学唐立新奖学金,入选首批“北京大学计算与应用数学拔尖博士生培养计划”。曾在国际理论化学知名期刊《Journal of Chemical Physics》发表论文,目前正在从事计算生物学交叉学科研究。曾担任数学学院研究生会主席,获“北京大学优秀学生干部”荣誉称号,连续三年获得“北京大学”博士生校长奖学金。

 

“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

——胡适

时光匆匆。转眼之间,燕园九载求学生涯即将步入尾声。回顾博士阶段的学习历程,列举三点个人体会,和各位同学讨论交流。

科研中的工作模式与心态

基础学科的科研工作带有探索性、创造性和不确定性,“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道理甚至在这里不能成立,“百思而不得其解”才是科研过程的常态。这就要求博士生正确面对科研中的困难,积极地调整心态,并合理地安排科研节奏。在我看来,一刀切的“打卡上班”、“最低工作时长”制度或许并不适合数学专业的博士生;长时间坐在电脑或是书桌前,也许并不能保证高质量的思考和高效率的研究。这并不意味着勤奋刻苦对于科学研究不再重要,而是强调博士生应当根据自己的特点,在埋头苦读之外,找到适合自己的科研模式,始终保有对于科研的热情,从而持续用力,久久为功。

对我来说“佛系科研”状态与“浸入式科研”状态相互交替的“脉冲式”节奏便是一种较为理想的选择。所谓“佛系科研”,就是脑子中带着科研问题,以较为平和的心态进行自由探索研究,每天留出一定的时间专注于问题本身的解决而并不设立具体目标,并以各种有意义的方式,舒缓科研上暂时挫败的压力。日常舒缓压力的一种方式,是进行学术交流,既可以是参加正式学术报告,也可以是同学间非正式的“学术闲聊”谈一谈最近看到的有趣文献,交换一下彼此的研究进展。我认为,“学术闲聊”对于从事基础研究的同学来说,是整理研究思路、激发科研灵感和缓解科研压力的有效措施。事实上,国外一流大学的数学系,往往都设置有固定的tea time时间,师生们聚集在一起,喝咖啡、吃饼干、聊学术,看似不务专业、浪费时间,实则是创造性科研不可缺少的一环。我的另一种保持“佛系”科研心态的方式,“打包带走”在思考的问题,离开办公室,在楼道里来回走动,天气好的时候也会出楼门,在校园里散散步。对于一些在办公室中绞尽脑汁而不能解答的问题,有时却能在“自言自语”的散步过程中整理好思路、迸发出灵感。此外,当研究陷入低谷时,保持对学术问题思考的同时,抽时间参加一些学生工作或社会实践活动,也不失为一种有意义的减压方式。总而言之,心态平和的“佛系”工作状态,有助于新思路的产生,在基础学科自由探索型的科研任务中,应当占据一定的比例。

然而,一旦出现突破性的研究思路,进展较为顺利,或者进入到研究的关键节点时(如程序编写、论文写作、会议报告准备等),“佛系”心态或许就显得不合时宜了。此时,由于目标比较明确,前期也积累了一些结果,我会尝试切换到高度紧张的工作状态中,给自己规定一个紧迫的deadline, 在此期间尽可能地推掉与手头工作无关的活动,压缩事务性工作的时间,全身心投入到当下的研究当中,以一种冲刺的心态,力争尽快地整理出阶段性成果。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尝试进入短期“闭关”的状态,关掉微信甚至是手机,最大程度上减少外界的打扰。

“佛系科研”与“浸入式科研”两种工作状态相互交替,张弛有度,有助于在攻读博士研究生期间保持良好的心态。当然,实现这一良性交替的前提,始于对待科研工作心无旁骛的投入。对于从事基础研究的博士生来说,校长奖学金正是这样的一份保障,减轻了我们生活中的压力,缓解了额外工作的重担,从而让我们能够放心、踏实地把学术研究的“冷板凳”坐住、坐稳、坐热。

善于利用各方资源

“好风凭借力”,做好科研工作,同样离不开外界资源的有效利用。对于博士生来说,身边最大的资源,来源于自己的导师。作为学术道路上的领航人,科研工作中的合作者,以及职业生涯中的咨询师,导师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例如我的导师李铁军教授,不仅随时随地和我们讨论科研中遇到的疑点难点,还针对我们在学术演讲和文章写作中的问题进行严格细致的指导,对于有志于继续从事学术工作的学生,也尽可能地帮助规划好毕业后的去向与发展。当然,每个导师都有自己指导学生的风格,有的导师工作或许较为繁忙,有的导师也未必了解每个学生的具体规划,这就需要博士生主动地与导师交流沟通,充分利用好这一资源,切不可入宝山而空回。

此外,学校在博士生培养的过程中,也提供了方方面面的资源供同学们选择。选择资源、寻求资源、探索资源的过程或许充满艰辛,然而最终的结果一定会给我们带来事半功倍的回报。例如博士生校长奖学金的竞争十分激烈,需要申请人在平时抓紧时间,累积成果;而一旦申请成功,在“校奖”的保障和激励作用下,获奖人得以进一步潜心科研,从而让研究工作步入良性循环。以博士期间出国交流为例,北大博士生可以申请留学基金委的“高水平”公派联合培养项目、研究生院的“短期出国研究”项目以及国际合作部的校际交流交换项目,这些项目资助力度不一,要求各异,感兴趣的同学应当提早了解并着手准备。我在导师的推荐下,于今年3月至9月通过研究生院短期出国研究项目,访问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聂青教授实验室,并围绕博士论文开展了合作研究。我的切身感受是,研究生院的这一项目大幅简化了公派出国的流程手续,可以让我们把更多的精力集中到与海外学者的合作科研本身,非常适合博士生出国开展为期半年的专题研究。

写给本科生学弟学妹 

根据我的观察了解与切身体会,不少正在攻读数学专业的本科生同学,会面临出国留学与国内读博的两难纠结。做出最终决定,需要结合自身特点和发展规划,综合各方面因素进行考虑不顾个人实际情况而盲目追求“洋文凭”的心态恐怕已不足取。时至今日,“学术科研水平”这一要素,不再构成海外高校与北大之间的显著差异变量。就计算数学而言,北大的综合实力虽与世界最顶尖水平尚有差距,但业已在师资力量、科研活跃度和课题前沿性方面达到世界一流水准,并通过拔尖研究生培养计划的丰富资源,提供了一套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博士生培养方案。随着国家对于基础研究持续投入,以及学校 “双一流”建设步伐的不断加快,相信北大的研究生培养质量还会得到进一步加强。北大数院每年都会面向来自国内一流高校的优秀本科生举办暑期学校活动,同学们从中不仅能够学习到前沿的计算与应用数学知识,更有机会选择加入北大老师的课题组,开展本科生科研项目,在科学研究的道路上实现“提前起跑”。希望越来越多的学弟学妹能够参与其中,并将北大数院作为自己迈入科研殿堂、攀登科研高峰的首选之地。

学术成果列表

文章发表

Zhou, Peijie, and Tiejun Li. Construction of the landscape for multi-stable systems: Potential landscape, quasi-potential, A-type integral and beyond [J]. The Journal of chemical physics, 2016, 144(9): 094109. 

Zhou, Peijie, and Tiejun Li. Response to “Comment on ‘Construction of the landscape for multi-stable systems: Potential landscape, quasi-potential, A-type integral and beyond”’ [J]. The Journal of chemical physics, 2016, 145:147105. 

会议报告

“Understanding S-phase checkpoint activation in Budding Yeast cell cycle” , 2016年CSIAM年会数学与生命医学交叉论坛

“Rare Events in the S-phase checkpoint activation of Budding Yeast cell cycle”, 2017年全国计算数学年会稀有事件论坛

“Network Analysis of Single-Cell RNA Sequencing Data”, 2018年CSIAM年会数学生命科学论坛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