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 English

青春的榜样—博士研究生校长奖学金获得者系列 | 韩猛:与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做对的事

2018年是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也是北大建校120周年和全面推进“双一流”建设的关键一年。研究生院以建设世界一流水平的研究生教育体系为目标,以“北京大学博士研究生教育综合改革”为抓手,在研究生培养管理、资助体系、学科交叉、国际化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举措,旨在推动研究生培养质量的全面提高,实现北大研究生教育的内涵式发展。藉此契机,研究生院推出了“青春的榜样——北京大学优秀博士生”系列访谈报道。

本学期,我们特别推出博士研究生校长奖学金获奖者代表的访谈报道。博士研究生校长奖学金是北京大学设立的荣誉性最高、资助额度最大、影响范围最广的研究生奖学金,在研究生的招生、培养和奖助等方面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希望全校研究生以这些优秀的博士生为榜样,刻苦学习、不懈努力,成为“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的拔尖创新人才。

 

 

韩猛,男,中共党员,物理学院2015级直博生,导师为刘运全教授。曾获得2017年度国家奖学金、2017年度北京大学“三好学生标兵”称号,2017年度唐立新奖学金, 2015、2016、2017、2018年度北京大学校长奖学金,2017、2018年度北京大学学术创新奖,2018年度北京大学个人最高荣誉“学生五四奖章”,2018年度北京大学物理学院钟盛标学术论坛一等奖等多项荣誉和奖励。在进入实验室两年多的时间里,已发表高水平SCI论文7篇,其中在物理学顶级期刊Physical Review Letters上发表论文3篇(含一篇合作文章)。2018年5月2日参加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大学的座谈会。2018年受邀担任国际著名期刊J. Opt. Soc. Am. B的审稿人。2018年受邀在国际光驱动动力学研讨会(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Light Driven Dynamics)上做专题报告。2018年11月起开始担任北京大学学术委员会学生委员。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非常荣幸能与大家交流一些生活和学习上的感悟,每个人都有自己思考问题的方式与审美趣味,这里仅代表我的一些个人观点。

写在前面

我是一个幸运的人,有幸来到北大,也非常荣幸凭借着详细的学习和研究计划,从一年级开始就获得了校长奖学金的资助。这是我博士期间的主要经济来源,保障我日常学习生活的支出。对我而言,这是一种莫大的鼓励,也是一份荣誉和责任,我会加倍珍惜和维护。

在北大,我遇见了nice的导师与完美的团队。在这里,我要感谢我的导师刘运全教授、龚旗煌院士以及物理学院光学所的每一位老师,感谢老师们营造的求真、有序、宽松的科研氛围,让我们可以全身心投入到物理问题上;还要感谢同一实验室的师兄、搭档和师弟们,感谢大家之间的相互切磋和帮助,让我们寻找到解决问题的捷径。总之在北大,很高兴能与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做对的事。

佛系科研定身心

 “佛系”,我把它理解为内心的平和。我原本是个急性子,但在科研的“磨炼”下,渐渐地也可以学着平静内心,享受其中的乐趣。

我们现在每天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信息,这些信息在为我们带来极大方便的同时,还有可能扰乱我们的身心,使我们很容易受到外界干扰,影响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和推行计划的动力。例如,经常听到有同学抱怨北京的高房价或者就业的艰难等。偶尔发发牢骚无可厚非,但若因此影响了我们的研究,则有些得不偿失。对于研究生同学而言,我们真正需要花费时间关心的问题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实验结果”、 “这篇文献报道的结果是否科学合理”等。当我们在研究中遇见困境时,要学会调节自己的情绪,调整好状态后再出发。但这并不意味着科研成为研究生生活的唯一,生活很美好,我们要学会发现和体验生活中的小确幸,感悟生活的美好。

恪尽职守敢担当

在严谨的科研训练下,我慢慢地感受到了研究生与本科生之间的一项重要区别,那就是研究生必须负有更强烈的责任感。一方面,对导师负责,实验结果不能胡来,遵循研究的真实性;对同伴负责,共同维护和建设实验室,保持良好的科研环境;对自己负责,研究生期间绝对不能偷懒,为未来的人生打下坚实的基础。另一方面,责任感越强的同学,社会关系也会越好,与他合作的人群越多,思维的交流碰撞也就越多,在提升自身的研究能力的同时,更有可能拥有更大量的科研产出。

无限风光在险峰

基础研究往往有个特点,原本看起来很复杂的现象,一旦弄懂它之后,便会有“柳暗花明又一村”、“原来也不过如此”的感觉。举例而言,爱因斯坦在解释光电效应时,从一个看起来很简单的能量守恒关系式出发,完美地诠释了三个“很奇怪”的观测。因此,从事基础科学研究需要拥有挑战问题的勇气。在选择课题时,尽量不要避重就轻、专挑那些能预测到结果的课题,而应该迎难而上,挑战自己,毕竟,无限风光在险峰。

做好准备谋长远

一个好的idea往往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长期积累的结果。那么应该如何准备呢?我的建议就是抓住每一个当下,认真做好手头的工作。不能因为某些工作“没用”,就草草了事,马马虎虎糊弄过去。对待每一件工作,都要认真细致,仔细思考,同时,思考问题时加入一些联想和类比,形成自己的体系。

举例而言,博士二年级时我做了一些正交双色光场的模拟计算,其中大部分的计算结果当时并没有派上用场。一两年后,研究领域发展到了研究电子自旋极化的新阶段,由于已经对正交双色光场的形状非常熟悉,我意识到正交双色光场可以用来实现自旋电子双缝干涉实验,这为后来的研究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成本。

写在最后

祝愿大家能在北大遇见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做对的事。祝愿每一位研究生都能拥有快乐、充实的生活。

 

学术成果列表

 

1.Meng Han, Peipei Ge, Yun Shao, Qihuang Gong, and Yunquan Liu,"Attoclock photoelectron interferometry with two-color corotating circular fields to probe the phase and the amplitude of emitting wave packets," Phys. Rev. Lett. 120, 073202 (2018).

2.Ming-Ming Liu, Yun Shao, Meng Han, Peipei Ge, Yongkai Deng, Chengyin Wu,Qihuang Gong, and Yunquan Liu, "Energy- and Momentum-Resolved Photoelectron Spin Polarization in Multiphoton Ionization of Xe by Circularly Polarized Fields," Phys. Rev. Lett. 120, 043201 (2018).

3.Meng Han, Peipei Ge, Yun Shao, Ming-Ming Liu, Yongkai Deng, Chengyin Wu, Qihuang Gong, and Yunquan Liu,"Revealing Sub-barrier Phase Using a Spatiotemporal Interferometer with Orthogonal Two-color Laser Fields at Comparable-intensity," Phys. Rev. Lett. 119, 073201 (2017).

4.Ming-Ming Liu, Min Li, Yun Shao, Meng Han, Qihuang Gong, and Yunquan Liu, "Effects of orbital and Coulomb potential in strong-field nonadiabatic tunneling ionization of atoms," Phys. Rev. A 96, 043410 (2017).

5.Meng Han, Min Li, Ming-Ming Liu, and Yunquan Liu, "Tunneling wave packets of atoms from intense elliptically polarized fields in natural geometry," Phys. Rev. A 95, 023406 (2017).

6.Min Li, Ming-Ming Liu, Ji-Wei Geng, Meng Han, Xufei Sun, Yun Shao, Yongkai Deng, Chengyin Wu, Liang-You Peng, Qihuang Gong, and Yunquan Liu," Experimental verification of the nonadiabatic effect in strong-field ionization with elliptical polarization," Phys. Rev. A 95, 053425 (2017).

7.Min Li, Ji-Wei Geng, Meng Han, Ming-Ming Liu, Liang-You Peng, Qihuang Gong and Yunquan Liu,"Subcycle nonadiabatic strong-field tunneling ionization," Phys. Rev. A 93, 013402 (201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