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 English

青春的榜样—博士研究生校长奖学金获得者系列 |朱晨旭:不惧失败,无畏前行

为全面推进北京大学“双一流”建设,研究生院以建设世界一流水平的研究生教育体系为目标,以“北京大学博士研究生教育综合改革”为抓手,在研究生培养管理、资助体系、学科交叉、国际化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举措,旨在推动研究生培养质量的全面提高,实现北大研究生教育的内涵式发展。藉此契机,研究生院推出了“青春的榜样——北京大学优秀博士生”系列访谈报道。

本学期,我们继续推出博士研究生校长奖学金获奖者代表的访谈报道。博士研究生校长奖学金是北京大学设立的荣誉性最高、资助额度最大、影响范围最广的研究生奖学金,在研究生的招生、培养和奖助等方面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希望全校研究生以这些优秀的博士生为榜样,刻苦学习、不懈努力,成为“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的拔尖创新人才。

 

朱晨旭:不惧失败,无畏前行

 

 

朱晨旭,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专业12级博士生,导师伊成器教授。主要从事DNA碱基修饰以及表观遗传学研究。在攻读博士期间,以第一作者身份在Cell Stem Cell、PNAS以及Angewandte Chemie International Edition上发表文章,曾获得“吴瑞奖学金”、“博士研究生国家奖学金”、北京大学“校长奖学金”、北京大学“创新奖”、北京大学“三好学生标兵”等荣誉奖励。2017年博士毕业后前往美国加州Ludwig癌症研究所从事单细胞基因组学及基因表达调控机制的研究。

 

流水在碰到底处时才会释放活力。

——歌德

从2012年来到北大加入伊成器老师实验室开始到2017年毕业,五年的博士研究生生活很快就过去了。非常荣幸能在博士期间获得校长奖学金资助。校长奖学金不仅资助力度非常大,更是一种激励和肯定。在校长奖学金评定过程中,我发现周围的同学们都如此优秀谦和。我不仅为能获得校长奖学金资助而感到幸运,更为能够和这么多优秀的老师和同学共同学习进步而感到幸运。

从兴趣到兴趣,珍惜每一次失败

绝大部分同学选择读博都是始于兴趣。但是真正进入博士生的科研工作后,很多同学包括我自己很快就对这种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感到疲惫,会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兴趣和选择。这其实是很正常的,在刚开始对于一个学科感兴趣,是因为被这门科学的精彩所吸引,但兴趣很快便会被繁琐枯燥的日常科研工作所磨灭。后来我终于意识到正是通过不断完善这些繁琐枯燥的一点一滴,才能重构还原出整个画面的精妙,这个过程其实就是培养我们对于自己所研究领域全局认识的过程只有有了全局观,才能清晰地知道自己处在什么阶段、需要做什么,才能更加明白自己所做的工作并不枯燥,而是给这座精彩的科学大楼添砖加瓦。这时,我们便能重新找回自己对所学学科的兴趣。不同于最开始时那种简单的被吸引的兴趣,这是一种带着自己理解更加深入的、不会被改变的兴趣。

 

科研是不断试错的过程,倘若一直没有突破则很容易磨灭自信心和成就感。有时我们会遇到一个问题久久不能解决、课题一直难有进展的情况,自己也会很焦虑。这可能是因为遇到的问题过于复杂,那么不妨把困难的问题分解成多个简单的小问题,每当解决了一个小问题时就给自己一点鼓励。在这个过程中重新找回自信,在解决一个个小问题的同时也突破了课题的瓶颈。因此,科研工作中,除了要有全局观,更重要的还是要回到基础的小问题上来。

科研作为一个探索性过程绝对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我们一定会遇到非常多的挫折。在开始一个新实验时,没有前人的经验可以帮助你,所以调研完可能出现的问题后就大胆开始吧!不需要期待第一次就成功,只需要期待每次实验后都能告诉自己“至少这个细节是重要的”、“至少排除了这条错误的路线”。流水在碰到底处时才会释放活力,探索的过程正是帮助我们走向成功的垫脚石。因此,珍惜每一次失败,在掌握了足够多的细节后实验就会成功,在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后课题就能推进下去

 

吴瑞研讨会上与导师伊成器教授合影

 

在交流中超越自己

 

学科齐全、注重学科交叉、鼓励合作交流是北大的一大特点和优势。就拿生命科学领域来说,包含生命科学联合中心在内的多种机制体系将生命科学、化学、物理学、工学等多个学科有机地联系在一起,我们很容易从不同学科背景的老师和同学那里获得帮助。除此之外,学校和学院也非常鼓励和支持我们进行优势互补的合作,并在这种高效合作中取得创新与突破。

我所在的实验室主要对于核酸修饰感兴趣。我们在研究一种DNA损失修复蛋白时,发现这个蛋白会以一种化学上“不合理”的方式来结合底物,虽然我们有很多实验的证据证明这种相互作用是确实存在的,但是我们没有合理的机制来解释这个现象。化学学院高毅勤老师课题组通过计算化学的技术手段发现了这种化学上“非正常”的现象实际上是酶通过一种非常“高明”的手段来最优化发挥其功能的表现,通过与他们的合作,我们发现了一种全新的机理来拓展人们对于DNA修饰蛋白机理的理解。另一个例子是我们在检测一种特定表观遗传学修饰时发现了一种显著优于传统解决方案的方法,但是我们缺乏将其应用到重要生物学体系的经验。通过与BIOPIC汤富酬老师课题组的高效合作,结合我们实验室的化学生物学优势以及汤老师实验室的单细胞基因组学优势,我们成功地开发出了实用的新技术并将其应用到了哺乳动物早期胚胎体系中,解析了这种表观遗传学修饰在这一重要生物学过程中的精细谱图。通过这种优势互补的合作,我们不仅取得了丰硕的科研成果,更在互相学习中开拓了视野、增强了创新能力。

 

学院和研究生院经常组织多种研究生学术活动,如交叉学科论坛、学术周活动、两岸三地生命科学文化节等:研究生需要通过口头报告、墙报展示等形式来展示自己的科研成果。在这些过程中,老师和同学们热烈讨论,产生激烈的思想碰撞。这种自由活跃的学术氛围激发了学生新颖的独立科研思维,提升了创新科研水平。另一方面,科研是一项需要灵感的工作,因此取得科研成果并不在于学生在实验室待多长时间,而在于学生有多少时间花在思考科研问题上。学校、学院和导师还给予了我们充分自主的科研环境,我们可以按照自己的习惯与节奏,自主灵活地安排工作,在这个基础上导师和学院再给我们必要的指导。无数次我都是在去食堂的路上或是刷牙的时候突然想到解决课题阻碍的方法,思考成熟后再和导师讨论。这种氛围不仅能够为我们提供创新的自由空间,也充分培养了我们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

能够做科研的人是幸运的,因为他们能够在自己热爱的领域里去感受这个常新的世界。在北大读博士又是尤其幸运的,北大提供的优越的资源和环境让我可以努力发展自己,在这里培养的科学视野和能力也让我坚定了继续从事科研工作的信心。希望大家能够充分利用好燕园开放、自由、包容的学术环境,充分培养和发展自己,再以累累硕果回报母校。

博士学位论文答辩后与答辩委员会合影

 

学术成果列表

 

  1. Zhu C.X.1, Gao Y.1, Guo H.1, Xia B.1, Song J.H., Wu X., Zeng H., Tang F.C.*, Yi C.Q.* (2017). Single-cell 5-formylcytosine Landscapes of Mammalian Early Embryos and ESCs at Single-base Resolution. Cell Stem Cell, 20, 720-731.e5.

  2.  Zhu C.X.1, Lu L.N.1, Zhang J.1, Yue Z.W., Song J.H., Zong S., Liu M.H., Stovicek O., Gao Y.Q.*, and Yi C.Q.* (2016). Tautomerization-dependent recognition and excision of oxidation damage in base-excision DNA repair.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13, 7792-7797.

  3.  Zhu C.X.and Yi C.Q.* (2014). Switching demethylation activities between AlkB family RNA/DNA demethylases through exchange of active-site residues. Angew. Chem. Int. Ed., 53, 3659-3662.

  4. Zeng H.1, Mondal M.1, Song R.Y.1, Zhang J., Xia B., Liu M.H., Zhu C.X., He Bo., Gao.Y.Q.* and Yi C.Q.*, (2019). Unnatural Cytosine Bases Recognized as Thymines by DNA Polymerases by the Formation of the Watson-Crick Geometry. Angew. Chem. Int. Ed.,131, 136-139.

  5. Zeng H.1, He B.1, Xia B., Bai D.S., Lu X.Y., Cai J.B., Chen L., Zhou A.K., Zhu C.X., Meng H.W., Gao Y., Guo H.S., He C.*, Dai Q.* and Yi C.Q.*, (2018). Bisulfite-free, nano-scale analysis of 5-hydroxymethylcytosine at single base resolution. J. Am. Chem. Soc.,doi: 10.1021/jacs.8b08297. 

  6. Shu X.T.1, Liu M.H.1, Lu Z.K.1Zhu C.X., Meng H.W., Huang S.H. and Yi C.Q.*, (2018). Genome-wide mapping reveals that deoxyuridine is enriched in the human centromeric DNA. Nat. Chem. Biol.,doi: 10.1038/s41589-018-0065-9.

  7. Zhang Y.1, Liu L.L.1, Guo S.J.1, Song J.H.1Zhu C.X., Yue Z.W., Wei W.S.* and Yi C.Q.* (2017). Deciphering TAL effectors for 5-methylcytosine and 5-hydroxymethylcytosine recognition. Nat. Comm.,8(1):901.

  8. Song J.H., Zhu C.X., Zhang X., Wen X., Liu L.L., Peng J.Y., Guo H.W. and Yi C.Q.* (2015). Biochemical and structural insights into the mechanism of DNA recognition by Arabidopsis ETHYLENE INSENSITIVE3. PLoS ONE, 10, e0137439.

  9. Lu L.N., Zhu C.X., Xia B. and Yi C.Q.* (2014). Oxidative demethylation of DNA and RNA mediated by non-heme iron-dependent dioxygenases. Chem. Asian. J., 9, 2018-2029.

 
返回